真枪实弹的射击场会发生枪杀事件吗?

首先安全意识一丁半点都没有,不知道枪械是什么,那是能夺人性命的东西,对待能夺人性命的东西能不谨慎吗?

在美国的靶场,我们一群人,其中有个妹子,胸大没脑子,上车的时候我朋友一再跟她说,枪口不能对人,绝对不能对人,射击完成之后要枪口朝下褪下弹匣,然后拉动枪栓检查枪膛内还有没有子弹,然后枪口朝外(就是对靶子的方向)放下枪,一路上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妹子一脸不耐烦的

然后,呵呵,差点出事,当时我们打的是G17手枪和SCAR民用版的突击步枪,那个妹子刚刚开完几枪,兴奋的直接把枪口对着我,手指还搭在扳机上,喊着让我给她拍照,吓我的直接蹲下往旁边一滚,然后我朋友看见了,直接上去直接夺下枪,照着她脸上就是两巴掌

最后不欢而散,当然了走的是她,稍微懂点枪的人都知道,拿到枪之后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枪里有子弹并且已经上膛,枪口绝对不能对人,这是最基本的,至于金手指,那就更加的不可取了,这是靶场不是战场,你战场精神极度紧张出现金手指就算了

没想到那么多赞,很可惜当时没有照片,当时的情况也不适合拍照了,妹子是跟我们一起去的,当时在场很多国外的妹子在练习射击,没有人出现像她这样的情况,当时阻止她的朋友也第一时间朝我道歉,说没有看好她

我并不是要指责她,因为我第一次去靶场就因为这个被我老爹打了一顿狠的,武器,特别是枪械,是可以夺人性命的东西,对待夺人性命的东西要谨慎,你可以不以为然,那么代价自然也就是你的命,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最后上一句来自战甲网一个大佬的话:不了解和不正视枪械的人,没有靠近枪械的资格!

再更新一波,为什么很多国外的战术教官,肉山大魔王或者是教主都强调过枪口不能对人?因为这是习惯,习惯养成之后是很可怕的,例如:我知道这把枪是没有子弹的,我很开心的像得了帕金森一样疯狂扣动扳机,好,你这个习惯养成了,来到了靶场,你装上了子弹,然后对着旁边的人再次像帕金森一样扣动扳机,这一次,这完全就是你的习惯,然后你的朋友就会身上多处几十个弹洞然后进停尸间,而你,大牢里蹲一辈子吧

还有就是,走火的问题,虽然现在大部分枪械故障率很低,但是不是完全为零,在我学习射击的时候,只要有一次金手指或者枪口对人,就是一巴掌,不论什么时候

如果真的要碰枪,那么最好先学习一下相关的安全知识,如果在军队里,你敢拿着枪在非交战情况下对人,等着被你的队友打死吧

我在国外偶然去射击场打枪,有一次带了个朋友。他很兴奋,去的路上就手舞足蹈的。

这煞笔跟我开玩笑,拿枪对着我,嘴里biu biu 的,我他妈一个健步上去把枪口转对着靶子,然后夺了过来。平常连格斗,反应和胆子还是有的。

他还挺不高兴,觉得只是开玩笑,我把他手拧了。因为他觉得数了子弹已经打完了。

我心说去尼玛的,万一没打完不是空枪,走火了不把我打了。你第一次打,你能数清楚子弹吗!

枪口不管有没有子弹也不能对人是常识,但很多人好像不知道。主要大多数人,对枪认识不够,以为电影里,中几枪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去医院就好了呢,其实搞不好就出人命。

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猎场」的真实事件。是一个亚裔猎人关于、尊严、复仇、杀戮和死亡的黑暗故事

在地广人稀的威斯康星州,一年一度的猎鹿节是少有的传统盛事,节日期间有着悠久猎鹿传统的森林边缘居民通常会组成 5~15 人的狩猎小组,深入北部茂密的森林,希望能在为期九天的猎鹿节中猎到一头漂亮的雄鹿(具有标志性的庞大鹿角),然后用处理过的鹿头装饰自己的客厅,以彰显客厅主人的勇气和技艺。

罗伯特·柯路图(Robert Croueau)和他的儿子居伊·柯路图(Joey Croueau)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在威斯康星州北部拥有 400 英亩[41]的私人森林。2004 年猎鹿节开始的时候,柯路图父子和他们的朋友组织了一支 14 人的狩猎队进入了自家的森林,打算按照威斯康星人的传统猎几头鹿。11 月 21 日,他们在森林里遇到了一个行踪奇怪的亚洲人,看起来像是中国人。这人穿着猎人外套(一面是森林迷彩图案以方便狩猎,一面是鲜艳的橘色,便于在猎人遇险时救援),携带着一支改装过的 SKS 半自动步枪,孤身一人站在柯路图父子的队伍搭建的狩猎平台(tree stand)上四处张望。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的是,狩猎平台是北美猎人搭建在树上的一种可以供人站或坐的架子,在平台上既可以获得更开阔的视野以观测猎物的行踪,也可以在不惊动猎物的情况下从平台上向下射杀附近的猎物。

这个孤独的猎手名叫万柴(Chai Van),他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位来自老挝的苗族猎人。他于 1968 年出生在老挝和越南交界地区的一个山村里,其部族以盛产优秀的丛林猎手而著称。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从老挝招募了许多拥有丰富丛林特种作战经验的苗族猎人,来对付越共游击队在胡志明小道无休止的渗透和袭扰。这些苗族猎人往往穷得除了自己的生命和枪外一无所有,因此也乐于为美军服务。万柴的父亲万差(Cher Van)就是这样一位为美军作战的雇佣军,他在无数次残酷而血腥的丛林游击战中顽强地活了下来,万柴是他六个孩子中的第二个,也是最大的儿子。

1975 年 4 月 30 日,越共的坦克开进了西贡(今胡志明市),南越政权灭亡,无数知识分子、教师、商人、政府官员和南越军人拥上美国人的军舰逃向未知的怒涛。手上沾满了越共游击队队员鲜血的万差担心越共报复自己,举家逃往泰国。在那里,万差找到了曾经的雇主美国人,要求他们按照承诺把自己和家人送到美国。和好莱坞电影中的情节不同,美国人信守了承诺,把这批曾为美军作战的苗族雇佣兵安置在了美国北部的威斯康星州。

1989 年,万柴第一次展现出其在精准射击方面的可怕天赋。加入加州国民警卫队的他在得克萨斯州山姆休斯顿(Sam Houston)军事基地接受训练期间,在 100~400 码的移动目标射击训练中,击中了 40 个目标中的 35 个,获得了国民警卫队神射手徽章。对亚裔移民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因为在当时美国人的固有观念里,东亚人对武器特别是枪械是天生抵触而厌恶的。

左起第二个是国民警卫队神射手徽章(Sharpshooter Badge),是了不起的荣誉

万柴此后的生活可谓波澜不惊,他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生后,尽管他为了薪酬更高的工作和更低的生活成本搬了好几次家,但他的家庭生活总体而言是稳定而温馨的。他也触犯过一些不是那么严重的法律,比如,2001 年在休渔期非法捕鱼被罚款 328 美元,2002 年在禁猎期非法猎鹿被罚款 244 美元,和妻子因为家庭纠纷吵架时挥舞手枪威胁过她。这些违法行为透露出两个关键性信息:第一,万柴对捕鱼和狩猎相当狂热;第二,万柴的脾气不太好。

柯路图团队的猎手特瑞·威尔斯(Terry Willers)发现狩猎平台上的万柴之后,首先通过无线电联络了其他猎手,确认了万柴并非自己人之后,他马上上前叫万柴从平台上下来,并离开这片面积为 400 英亩的私人森林。万柴照做了,并解释说自己在追踪一只鹿时迷路了,但特瑞·威尔斯并未善罢甘休,他用无线电召唤了其他的猎手,他们很快乘车赶到了纠纷现场,场面变成了柯路图团队的一群猎人与万柴一人的对峙。根据后来万柴在法庭上的陈述,柯路图等人曾使用「chink」[42]「gook」[43]侮辱万柴,但柯路图团队的猎手劳伦·哈塞贝克(Lauren Hesebeck)后来在法庭上否认他们使用种族主义词汇辱骂万柴,只承认他们说了「Hmong a hole」[44],争执由此开始升级。

发现对方有如此多人之后,万柴以东亚人特有的沉默和隐忍转身离开了这片私人森林。柯路图团队的猎人在背后大声嘲笑和辱骂他,万柴背对着他们慢慢地离开,一边留心背后一伙人的动向,一边慢慢地把 SKS 步枪上的光学瞄准镜拆了下来,这个拆瞄准镜的举动后来成为他被判多个一级谋杀罪成立的重要原因之一。

越战中被美军士兵缴获的 56 式半自动步枪, 枪管下方的折叠三棱刺刀是区别 56 式和俄产原版 SKS 的一大标志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万柴使用的 SKS 步枪。SKS 步枪的全称是 SKS 西蒙诺夫半自动步枪,是苏联设计师谢尔盖·加夫里罗维奇·西蒙诺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设计的一种军用半自动步枪。中国获得其设计图纸和生产线 式半自动步枪,它和 AK47 的仿制品 56 式自动步枪及 56 式轻机枪一起构成了国产 56 枪族。中国产的 56 式半自动步枪在越战期间曾被大量支援给越共的军队,美军缴获后发觉这种枪结构简单、科学,单发精度很高,于是不少 56 式半自动步枪和原版 SKS 步枪被当作战利品带回了美国。

这种和 AK47 一样使用 7.62×39 毫米子弹的半自动步枪却有着和 AK47 完全不同的性能。在 100~200 码的距离上,它的弹道低伸而平直,单发的精准度相当高。笔者使用 56 式半自动步枪参加预备役训练时能在干燥无风的天气中用标尺 1[45]连续命中 100 米距离上的多个啤酒瓶。这种便宜的军用步枪装上同样便宜的俄产 PSO–1 光学瞄准镜后,能在 400 米内获得接近狙击步枪的精度。这种枪的特性让它在进入美国民用市场后大受欢迎,很多猎手用它代替猎枪狩猎鹿和熊一类的大型猎物。特别是那些买不起昂贵的胡桃木枪托的雷明顿猎枪的亚裔猎人,他们更加青睐这种枪,很多人以前在自己的国家就能熟练地使用这种武器。

万柴走出约 50 码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柯路图团队中的某人(在法庭上幸存者们否认有人开枪恐吓万柴)对着万柴离开的方向戏弄性地开了一枪,这可能是一个警告或者恐吓,但并没有射杀他的意图,因为子弹打在了万柴周围的地上。然而,万柴突然转过身,瞬间就射倒了两人(之前他已经把光学瞄准镜卸下,这样能在短距离内使用机械瞄具快速瞄准并连续射击多个目标)。柯路图团队顿时炸了锅,他们是猎人而不是军人,因此,他们没有选择就地寻找遮蔽物隐蔽,而是像鹿群一样在森林中四散奔逃。

黑暗、血腥的高潮出现了,猎人变成了猎物,万柴冷静而残酷地把在森林中乱跑的白人猎手一一射倒,柯路图父子当场被杀,没被射杀的猎人一边还击,一边通过无线电拼命呼叫救援,双方开始混乱的枪战。白人猎手们试图拖走伤者,却遭到万柴冷酷的狙击。万柴在打完两桥夹(20 发)子弹后从容离开,白人猎手们得以抢救伤者。枪战的结果是白人猎手 5 人当场被射杀,4 人重伤,其中一人后来伤重不治。6 名死者中有 4 名背部受了致命伤,且不止一处(说明死者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连续命中背部而死的)。万柴用 20 发子弹造成 6 死 3 伤的结果是可怕而惊人的,这也证明了他的冷静、残酷和枪法之出众。

北京和张家界的地方,下花园和宣化区之间有个北京军区的射击场,曾经有当地农民伯伯赶着大车去捡射击留下的弹头当废铜烂铁卖。

某大胸美女穿背心射击(手枪),蛋壳直接弹进了衣服(胸口),被烫,想拿出来,但反手对着胸口就是一枪

(有朋友指出,我是把两个视频记在一起了。应该为外国美女被烫和某女军官误操作)所以是我错了,不过还是更新一个动态图

自杀的挺多,常见于新手,特别是我国这样普通人对枪械了解不足的国家,这种事件一度导致我国不断严格控制靶场射击,记得北京一靶场,安全绳弄着都出事了,虽说靶场的责任,但是,你永远想不到进行射击的人会做什么。令人心痛的意外,但就是各种不懂导致了意外。

前段时间不还有一个学电视剧八路威猛的手臂一伸一缩的biubiubiu嘛?把安全员那个吓得・ω・`)

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小女孩的力量无法控制全自动冲锋抢的后坐力,枪口以小女孩的腕关节为圆心向左扫到了教练头上。

————————————-我是分割线—————————————–

感谢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我每一条评论都看过了,也搜集了很多资料,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Laura Cutilletta,防止槍支暴力法律中心的高級律師说: “假设这把枪是1986年以前生产的,并且合法的进行销售,那就可以使用”。联邦法律禁止低于18岁的儿童购买,但是你可以在有成人监督下用它来射击。

Arizona Last Stop(出事的射击场)也是合法持有这把全自动伍兹冲锋枪的,因为它是在1986年,《所有者保护法》(禁止出售新全自动武器的法律)之前生产与被购买并且加入了NFA枪械登记处(所有民用全自动武器都要在这里被登记)。

然后正在报靶的教官听到枪响之后傻了一下,立马跳回壕沟里,这边怎么喊都不敢出来!

等这边教官全压上去把枪清收好,再亲自过去把报靶的教官给喊出来之后,我们仿佛看到了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事后并没有上报处理,也怕弄出什么事来就一直不告诉那位受惊吓的教官是谁违规开的枪,但作为报复此教官要求这个射击班的全体人员武装拉练,并且是加量不加价!

2008年(经评论提醒可能是2007年12月,估计我记错了)上海,闵行射击射箭中心。

晚上教练让队员空枪练习,自己吃饭去了,a把子弹装进了自己的枪,走开一会。

b和c来了,两人开玩笑,都知道是空枪,b拿起来,对着c的肚子扣响了……飞碟枪类似霰弹枪,一发全中c的肚子。

训练场乱作一团,找教练找领队找指导什么都有,c血流如注,送去医院的路上又恰逢晚高峰的闵行金都路,堵,送过去就没了。

之后怎么处罚我不知道,08年奥运前出了这件算大事,基本射击训练都停了一阶段,很多还担心市射击联赛不比了,那拿不到二级高考就没加分了。大会小会讲这故事,让我们引起重视,在射击中心训练的市队哥们又传过来各种版本。所以记得特别清楚。具体可以看那时的新闻,细节可能有记错吧。

近几年规范很多,我去的比较多的是徐家汇的东方射击射箭中心,这家有小口径手枪。12年去的时候是一个靶位配一个教练,但枪还能拿下来。14年去的时候枪已经用铁丝串在上面拿不下来了。

我有个堂侄,2,3岁的时候,在家里玩,突然倒地了,说肚子疼,后来发现后腰上有个伤口,送到医院发现是枪伤,手术找到一颗步枪子弹。幸亏当时堂嫂抱着他去了几百米外的我家,家里有长辈是医生,本来堂嫂以为是孩子倒地被锐器扎到后背,可是医生发现伤口后觉得可疑,马上带孩子去医院拍片手术了,否则孩子可能就耽误了。现在大小伙子180多高,在澳大利亚工作。1990年左右吧,当时没有110,找当地警察说了情况,后来据说在距离他家几公里的山里有民兵打靶训练,此事不了了之,因为没有人认账。应该是有脱靶的子弹飞行了几公里后打中了了他,幸亏距离远,子弹没劲儿了,要不那么小一个孩子估计就没了。

几个月前我们club有一次开会讨论到马上要举行的开放日活动事项的时候,就有instructor提出这次的开放日应该取消让公众体验试射的这个项目。他的原话说,一个陌生人站在我旁边,我完全不知道他的底细,他突然把枪口调回来冲自己下巴搂一火,我反应再快也拦不住。这种事出一次咱们俱乐部就不用想好好玩了。

后来俱乐部在网站上关于开放日的说明里就写了今年将取消体验射击这一环节。

但是到了那一天又恢复了。估计是因为体验射击是最吸引人的项目,抓新人全靠这个了。俱乐部也难做啊。

不是自黑,但是我见到的没有经过火器安全教育的华人对枪械真的非常不尊重。把一把枪放他面前,十个人有九个会直接抓起来,手指头就搭在板机上,这九个人要是没人去制止,有至少五个会就这么搂下去。而且这五个人里肯定有把枪口冲着人摆出个自以为cool的电影姿势扣扳机的。

由于此时方圆几公里只有他们在玩高机,事后坦克团方面表示背锅,但感到匪夷所思:毕竟谁都想不明白这子弹隔了一座小山怎么会飞过去。最后结论是由于集火弹道过于密集,其中某两发子弹发生了碰撞,然后其中一发就呈抛物线飞过了山顶,又不偏不倚砸中了老人家…

又想起一事,做个补充:当时我在军校,某初级指挥院校任职,没事就喜欢去靶场晃悠。有一天又去了,几个射击教员在备课,枪弹放的到处都是,比平时学员上课宽松多了。我到了之后有个人就过来说,自己拿,我们不管你了,意思嘛就是别打扰他们。于是自己拿了支95,抓了一把子弹,压到弹匣里,装弹上膛,瞄了瞄几十米外的靶子……突然,感觉靶子旁边有东西在动,放下枪仔细一看吓死我了,一个战士从靶子旁边的一堆灌木里走了出来,离靶子也就一米的偏差。当时我就晕菜了,冲他喊,你干嘛呢?那个战士晃晃悠悠走过来说,好长时间不清理,都长疯了(指那些灌木),靶机出毛病了。我告诉他,我这儿子弹都上膛了!对方还是木木呆呆的,哦了一声走了。四周看了一圈,那几位教员还在忙着备课,练习示教动作,根本没发现这些……无语啊,心理阴影超大,半天没敢扣扳机。

我也来抢一波。08年,记得特清楚,奥运开幕第二天,我在黑龙江省某枪厂公干,顺道带了朋友的儿子,那小家伙刚刚小学三四年级吧,进了枪厂那叫一个兴奋。

然后,去了靶场。当时那个厂有种威力很小的转轮手枪,正想向公安推销,主要打橡皮弹之类的。估计小家伙玩不来大家伙,就给他一支转轮,我还怕出问题,站在他身后,两手顶着他的后肩,准备万一后坐力或者别的什么情况让这小子撑不住了随时给他摁住……小家伙打了几发,声音后座都不大,我也挺放心的没想到就在此时……旁边一工人拿着12号猎枪来了一家伙,那个动静真大,一瞬间我扶着的小家伙不打了,两手撤回来捂耳朵!右手手指头还挂着那支转轮手枪,枪口朝着后上方正对着我的脸……我靠那一瞬间血都涌到头上了,我一把就把他右手腕抓住了。还好那小家伙对于旁边的巨响过于恐惧,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捂耳朵上,我把他枪拿下来他都不知道。现在想起来还后怕,一支膛内有弹,击锤张开的手枪对着我脑袋……

举两个例子吧,练射击的时候,我们是打飞碟,用的纵双管霰弹枪,可以参考绝地求生里面的686喷子,那个靶场对外开放,有天来了个中年人,打扮的就像个暴发户,用的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双管霰弹,来了就各种毛病,从场地到枪械各种挑刺,令人气愤的是,这2b子弹上膛之后抱着枪来回转悠,两次枪口扫过我们的方向,靶场管理员过来劝阻不听就算了,还在说风凉话,最关键的是,整个过程中,这孙子的食指一直放在护圈里,也就是扣在扳机上的,给我们的气的啊,队里其他人当时差点冲上去揍人,被教练劝住了,全体收队,回室内等着这孙子打完了才继续训练的(顺便一说,按照要求只要子弹上膛了,你的枪口就只能冲着射击方向,甚至连枪机怎么合都有要求,人员移动过程中都必须保持枪机打开才行)

第二件事,我们队里有一把造型挺别致的枪,已经不能打了,但是握起来很舒服,所以没有丢,自然拿来训练动作用,说他造型别致,具体有多别致呢?他上下两根管子不一样长……底管比顶管短了十五公分左右,我一直以为这把枪出厂就这样的,还不止一次怀疑,这玩意底管击发的时候不会蹦到顶管么?后来呆的时间久了,听老队员说才知道的,很早的时候管的还不严,射击队的几个教练里面总能出几个奇葩,例如有一个,经常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带着枪和子弹去周围山区里打猎,有时候是步枪队的小口径运动,有时候就是我们的喷子,结果呢,有次他就带着那个当时造型还不是那么别致的霰弹,带着另一个据说是某球类运动的教练,跑山里打猎,那个射击队教练虽然彪一点,但是注意事项还是懂得,但是坏就坏在那个球教练身上了,据说这厮当时还喝了酒,上膛之后,为了耍帅不听劝阻,把枪口又在地上插了下(另一说喝多了站不稳拄了下,那把枪的长度和拐杖差不多,拄地上正顺手)结果拿起来开火时,先前在地上拄那一下给底管枪口上塞了一些泥巴,当时就炸管了,很遗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后为了掩盖事故才故意把底管开裂的部分锯掉了(另一说是找一把报废的双向枪上找了一根好管子换上了)我们队里也少了一把好枪

还有延伸出来一种情况,就是瞎几把往靶场里跑,总以为你不敢打我什么的,国外貌似出过类似的情况,我们也遇到过,那是省队的事,省队靶场在一大片荒地里,结果有个广告公司看上这片荒地了,就在靶场围墙外头给投放广告的动力滑翔伞搞起降工作,你说你飞就飞吧,稍微绕绕不行么?非得从靶场上面过,结果有天出事了,那天中午快结束训练了,队员们晒了一头午了,都有点迷迷糊糊,很多动作都是机械性完成的了,滑翔伞往回飞,又一次路过靶场,大家都带着耳塞听不见,当时一个右45靶子飞出来了,一名队员下意识跟靶子,一抬头的功夫就发现一个什么玩意在天上和靶子重叠了,没反应过来就习惯性击发了,跟着就看那个伞开始左右摇摆起来了,当时全队都吓坏了,赶紧给教练说,教练宽慰了一阵子之后等了很久也没见有人来找,估计是距离远没打出事来,就是吓了一跳而已

关于往靶场跑的我又想起来一个延伸情况,也可以说是作死,我在体校的时候步枪队有个50米靶场,老队员说,那个靶场以前是弓箭的靶场,靶子那边有一个2米深的壕沟,给报靶员报靶和换靶纸用的,有一次,弓箭队考核,排了一个小伙子去报靶,因为早,对讲机还没那么普及,都是靠喊和哨子交流,结果教练喊了一句什么,类似于准备瞄准一类的,结果壕沟里面那个小伙子以为是叫他,直接踩着梯子把头伸出来了,正如你们所料,一箭爆头,学校又是赔钱又是处理,好折腾一顿,靶场一度荒废,直到后来设定了一大堆安全规范改成了射击靶场(一开始还没买对讲机,用的是有线电话来着,壕沟里专门一个电话)

再有一种那只能说点背,例如,美国很早一个射击比赛,一名选手操作不当,把自己的手枪打到了连发档位,结果被上跳的枪口打中了自己的脑袋……还有那个被小姑娘用冲锋枪打死的射击教练

传言我们老单位(一个已经不存在单位,坐标杭州),08年左右还承包了浙江某最好大学的军训,结末时还有射击体验,射击场地一般设在山脚凹部,山侧脊一线插红旗,表示警戒,防止有不知情的的或者捡弹壳的乱闯进入射击覆盖面出现危险,为确保万一通常这一线还会设几个哨兵,讲真的这几个哨兵真的很安全,山高近百米,稀稀拉拉几个哨兵,打枪再怎么偏也不会偏到那个角度,偏到这个角度也不会刚好打到那几个哨兵,可是一哥们,十几年兵了,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偏偏中了这个刚好的邪,当时用的八一杠,枪响后坐力大,一女生一紧张,砰砰砰连着放了几枪,一枪打的比一枪高,结果将那哥们爆头了,不是夸张,刚好爆头,从此以后军训无射击,我们单位连军训都不咋让带了。。

这个事有很多个版本,我说的是一个,评论区也有其他版本,有一个版本是通报的确实,不过通报=the truth?同志你太纯洁了呵呵~亡人不是小事,事故亡人更要向上边好好交代,现在稍稍性质严重点要上dd办公桌的,追责可懂?这事谁也没站在上帝角度看到,基于的只能是调查,调查……BD都是讲政治的人……所以你懂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sia.com/,射击运动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